<code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code>
<rt id="acy6y"><wbr id="acy6y"></wbr></rt>
<tr id="acy6y"></tr>
<rt id="acy6y"></rt><acronym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acronym>
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念内娇

002家

念内娇 本宫是个坑 1615 2019-02-20 12:49:34

  常言道,小作怡情大作伤身,原主倒好,智障的把自己作死了。

  自初雪那日米籴被送回米宅就开始高烧不止,牛氏请了镇上妙手神医花了精贵的药材才留了她一口气,可昨日夜里原主这个智障,尽然在雪夜里踢掉身上盖得被子,原本就破败的身子怎么经?#31859;?#36825;样的闹腾?

  最后活活将自己冻死,这才有了如今换了芯的米籴。

  米籴在李氏的服侍下简单的洗漱后,靠坐在床头,眼神空洞。她现在有原主的记忆,不能突然之间表现出自己的心思,只能模仿着原主的姿态。

  虽然腹中饥饿难忍,面上却要表现的没有胃口,喝了小半碗鸡丝粥就摆手让李氏撤下去了。

  李氏离去时扭头看了一眼自家柔弱的小姐,低低的叹了口气。

  直到听不见李氏的脚步声,米籴才缓慢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掀开被子小心的查看了一下断?#35828;?#23567;腿。

  瞧着伤势有些不容?#27490;郟?#39592;头应该是?#30001;?#20102;,?#31859;?#26408;条和?#24202;?#22266;定的紧紧实实。可是周围的皮肤却依然红肿的厉害,整个小腿时痛时麻。

  米籴紧皱眉头,她的想想办法呀,虽然这个身体相比于原来的要好上很多,但她也不想成为一个瘸子啊!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向米家人表明她有活下去的意愿,可是这需要一个契机啊!

  米籴左思右想,推翻了一个个不合理的计划,一股烦躁聚在心里,憋屈的异常难受。

  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音,听着动静来的人不少。

  米籴拉过锦被盖在身上,?#21482;?#22797;了早上起床的姿势。

  首个进来的是个头发灰白的老头,瞧着年纪有五十多了,但是身体应是满硬朗的,腰背挺直并不见驼背。

  跟着进来的是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两人面容有八九分相似,因是?#27426;?#21452;生子。两人进来后朝着?#26597;?#26395;去,眼里有明显的心疼。两人应该是经过?#30422;?#25552;醒贸然不?#39029;?#35328;,斟?#31859;?#35201;如何劝说毫无生气的妹妹。

  米籴知道这是原主的两个哥哥,这两人?#30452;?#22312;府城和京?#20146;?#29983;意,应是的了消息赶回来的。

  最后进门的牛氏看见女儿那副木然的样子,眼泪就潺潺的留了出来,牛氏要强了大半辈子,这几天却流了四十多年来最多的眼泪。

  “宝儿,你是要气死为娘吗?今日你大哥二哥也回来了,你不理会爹娘,倒是跟你哥哥们说说话啊!”

  “是啊!妹妹,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你不说话我们怎知晓你心思。”

  “只要你说,哪怕是让二哥把黄子轩绑回来,二哥也答应你!”

  米听风伸手拉?#27515;?#26377;些激动的弟弟,“妹妹,大哥不晓得你怎么想,但大哥想让你知道,你是我们家的宝儿,你出了什么事,爹娘和哥嫂心里都疼。你从小就听大哥二哥话,现在也听话,乖乖的把身子养好。”

  米籴抬眼转过脸看着米听风,被子里的手使劲掐了大腿一把,瞬间眼圈微红。

  米籴眼含热泪,嘴唇微动,欲言又止。

  一大家子人见米籴稍有生气的眼眸,连忙围过来苦口?#21028;?#30340;劝导。

  “宝儿,只要你好好的,娘答应你。我晓得你怪娘,怪娘不向着你,可是,宝儿啊,黄家小子不是你的良配呀!若你非要嫁他,你爹和我就是赔着老脸?#19981;?#24110;你。只要你好好地活。”

  牛氏是真的不敢跟闺女犟下去了,那日得知情况后她大发?#20570;?#30171;骂女儿下贱,坚决不允许女儿去插足黄王两家的婚事。可是今日看着女儿瘦弱苍白的小?#24120;?#24515;疼的哪还?#35828;?#20102;其他呀!

  米籴愣住了,记忆里这牛氏虽然疼爱小女儿,可因性子强势,平日里对女儿并不慈祥。这么些年也没见她这个样子,米籴一下反应不过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身体还残留着原主的气息,米籴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哭可是吓坏了一大家子人,站在床前的米老头也顾不得颜面,半跪在床沿边,手忙脚乱的擦拭妻子女儿的眼泪,心像?#27426;?#20992;子交割一般。

  奈何是个嘴笨之人,不知怎么哄女儿不哭,只是重复?#29275;骸?#23453;儿乖,宝儿乖!”

  米籴终于忍住了汹涌而来的眼泪,伸手抓过?#30422;?#30340;大手,一边抽泣一边说:“?#30422;祝盖祝?#38169;了、宝儿、知错了、不该、不该这、样,你们原谅宝儿吧!”说完又止不住决堤的眼泪,继续嚎啕大哭起来。

  听着宝儿断断续续的话语,一屋子人纷纷落泪。唉!心里虽还痛?#29275;?#20294;也大多是心疼家里的女娇娇终于从泥沼里走出一步。

  米家大哥望着哭累后熟睡的自家小妹,回想起在京城与那人开的玩笑,苦笑的摇摇头,妹妹?#31449;?#21382;情伤,短时间内他怎敢提这一茬事,看来还是把那事当个玩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code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code>
<rt id="acy6y"><wbr id="acy6y"></wbr></rt>
<tr id="acy6y"></tr>
<rt id="acy6y"></rt><acronym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acronym>
500彩票网怎么样 e球彩计划 金松象棋直播 英格兰球衣号码2019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 北单 乒乓球发球教学视频 香港曾道人六肖中特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甘肃快3走走势图一 足彩任九最高奖金多少 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一年2元顶呱刮玩法 足球指数比较 千运财里二肖中特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500彩票网怎么样 e球彩计划 金松象棋直播 英格兰球衣号码2019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 北单 乒乓球发球教学视频 香港曾道人六肖中特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甘肃快3走走势图一 足彩任九最高奖金多少 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一年2元顶呱刮玩法 足球指数比较 千运财里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