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code>
<rt id="acy6y"><wbr id="acy6y"></wbr></rt>
<tr id="acy6y"></tr>
<rt id="acy6y"></rt><acronym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acronym>
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刻子侦破系列

第十三章 旅途-02

刻子侦破系列 翊纤翎翊鵺 2240 2019-03-24 20:00:00

  “怎么了?”刻子看见甄嫱靠在洗手间旁洗漱室的门口。

  甄嫱满脸愠怒,黑着脸说:“我洗手的时候……那个列车员摸我屁股。”

  “列车员?”刻子向前望了望,列车员确实正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你……怎么知道是他?”

  “你不相信我,我瞎了眼?看不见?是吗?”甄嫱眼圈有点红了,推开刻子:“不用你管,我去找扬高,他肯定帮我。”

  “别……”刻子拉住甄嫱的手:“我信你,我把列车员叫过来,你在这等着。”

  刻子走到列车?#22791;?#21069;,“对不起,有点事麻烦你一下。”

  列车员不耐烦的看了看他:“怎么了?”

  刻子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心里有鬼,刻子气不打一处来,掏出证件在列车员眼前晃了晃:“跟我过来。”

  “您那么横干吗?有什么事啊。”列车员在刻子的证件前有点虚了。

  “想知道吗?我说还是你说,还是去列车长办公室说?”

  “什么事啊?”列车员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刻子揪住他胳膊:“跟我过来。”刻子将列车员带到甄嫱面前,甄嫱一抽鼻子:“就是他。”

  刻子把手指在列车员脸上:“知道什么事了吗?欺负人小姑娘是不是?你说怎?#21019;?#29702;吧。”

  “干吗呀!”列车员扒拉开刻子的手:“干吗呀!你欺负谁呢?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警察,甄嫱小姐可以正式向我报案,控告你性骚扰,立案后我们可以采集你的手指纹和甄嫱小姐衣物?#31995;?#25351;纹进行核对,如果吻合,你将被……”

  列车员慌了,求饶似的说:“对……对不起,对不起,我赔礼道歉,?#26032;穡?#36710;有点晃,我不是?#23460;?#30340;,甄小姐,我向你道歉。”

  甄嫱一扫阴翳笑了,笑得坏坏的:“道歉?道歉就可以了吗?”甄嫱把手放在列车员肩膀上,顺着肩膀摸下去,在列车员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下:“除非这样。”

  列车员都傻了,刻子的表情也好不了哪去,戏剧性的问号?#36884;?#21497;号布满左右瞳仁,甄嫱拍了拍手:“怎么了?你不同意?哪你也告我吧,我们一起坐牢。”

  列车员看着刻子,刻子挥了挥手示意他赶快走,列车员匆匆离开。

  刻子气鼓鼓的拉着甄嫱往回走,甄嫱嬉笑着挣脱刻子的手:“干吗呀?等等,我还没洗手呢,我的手好脏脏哦。”

  刻子叉着腰站在洗漱室的门口喘气,很不情愿的感觉到又被甄嫱涮了一道子,甄嫱洗干净手,笑咪咪的挽着刻子往回走:“干吗那么生气呀?事情?#27426;?#35299;决了吗?那你说怎?#31383;歟?#38590;道真的去告他?我才没那么多时间呢,再说,损失也不大,是不是?”

  刻子哭笑不得,卯足了劲不?#36864;?#35828;?#21834;?p>  “真不知道这帮人怎么想的,就这么摸一下乐趣大吗?让我摸我还不想摸呢。你呢?”甄嫱拉着刻子站住:“你怕不怕人家摸你?别动。我会算命,我一摸就什么都知道了。”

  甄嫱把手摸到刻子脸上,闭着眼睛:“水晶球,告诉我,这是一个什么人。哦,我看见了,300年前你是一个将军,引领千军万马,哦,天啦,你的前世是个女人,还是个寡妇,你的丈夫……。”

  刻子被她气乐了:?#26696;?#19981;会是你吧?”

  “NO !NO !你再让我摸一摸我就能知道了。”

  刻子拽着她的手:“你少来了。”

  “不玩了,我还没谢谢你呢,请你和扬高吃饭好不好?”甄嫱推开车厢门:“扬高,吃饭了,一起去吧。”

  从甄嫱拉开的门缝里,刻子看见贾处长和王新涌在小声说着什么,扬高用手撑着上半身:“你们去吧,我还?#27426;觥!?p>  “怎么?#27426;觶?#19968;起去坐坐吗,走了,我请客。去吗。”甄嫱进到车厢里,扒在扬高上铺的把手上:“你好闷的,苦行僧似的,躺着又不睡,练气功呢?”

  扬高诧异的看看刻子,又看看甄嫱,刻子耸耸肩,他也正奇怪呢,甄嫱怎么知道扬高没睡。扬高看了看手表:“还早嘛,你们先去。”

  甄嫱不高?#35828;?#21756;了一声出来了,很自然的把手挎在刻子的臂弯里:“走吧,刻子你?#25351;?#25277;了烟吧?好臭。”

  扬高笑出了声,刻子也笑:“不抽了。”

  隔壁房间一个敦厚的教书匠模样的男人走出来,从刻子和甄嫱身边经过,甄嫱一吸鼻子:“哇,他用的古龙水好特别。”

  教书匠似乎听见了甄嫱说什么,回?#38750;?#36874;的笑着,微微鞠了个日本躬继续走了。甄嫱问;“他干吗?”

  刻子压低声音说:“你小点声,人家都听见了,好象是个日本人。”

  “哦,难怪。”甄嫱不以为然:“那又怎么样,我又没说他坏话,八个呀路。不过用古龙水好过那个列车员一身的大蒜加花露水味,也不知道什么品味”

  扬高哈哈大笑,从床上蹦下来,披上外衣:“走吧,吃点高品味的,我也一起去。”

  甄嫱的情绪马上好了起来:“太好了,我就说嘛,哪有不吃饭的。”

  甄嫱一手挽着刻子,一手挽着扬高,三个人以扬高开路,在狭窄的通道斜拉成一条线。刻子被甄嫱拉着的手臂一直有一点麻涩的触电感,虽说还没结婚,平时工作中接触到的女性也不少,特别是这几年,工作的目的就是冲进酒店客房揪不穿衣服的妓女和**(由于刻子的关系,工作中严禁使?#38754;?#23458;二字),所以对于女?#35828;?#36196;裸刻子?#36127;?#26159;能够做到视而不见了,反而是甄嫱这?#20013;?#28789;?#31995;?#22374;荡赤诚和身体?#31995;?#26080;拘无束让刻子面红耳热。

  “我的天啦,我都快闷死了。”甄嫱坐在扬高旁边靠窗户的位子上轻声呼叫着:“那帮人太偶像了,真呕!!”

  刻子单独坐在他们俩对面,刻子对扬高越来越搞?#27426;?#26366;经有过一闪念,扬高是在刻意制造他和甄嫱单独相处的机会,可从刚才他抢着坐在甄嫱身边,把刻子撂在对面,和那个抹了古龙水的日本男人背?#21592;?#30340;情况来看,“我估计错了。”

  “这点表演算什么,顶多算个模仿秀,你没在机关工作过吧?你要是在机关工作个三五年,估计你?#20154;?#20204;还会表演。”扬高捏着餐牌给刻子,“刻子你是在机关工作的吧,你肯定见多了。”

  “也不?#27426;ǎ?#21508;个单位风气不同。”刻子接过餐牌:“看看吃点什么。”刻子刚想说报报菜名,甄嫱已经一连声的说了四个菜:?#25170;?#33976;武昌鱼,萝?#25918;?#33129;煲,银牙雪?#39034;?#32905;,还要一个香?#25509;?#33756;心。”

  扬高瞪着甄嫱,又瞪着刻子说:“她是怎么知道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code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code>
<rt id="acy6y"><wbr id="acy6y"></wbr></rt>
<tr id="acy6y"></tr>
<rt id="acy6y"></rt><acronym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acronym>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