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code>
<rt id="acy6y"><wbr id="acy6y"></wbr></rt>
<tr id="acy6y"></tr>
<rt id="acy6y"></rt><acronym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acronym>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静若清泉水潺潺

第一章

静若清泉水潺潺 陌青寒 6373 2019-02-20 13:36:26

  这是我来到台北分公司的第三年,出?#35828;?#23567;插曲,因上级变动分公司改为直接由总公司管理,除了工作更加严谨以外,其他的倒是没什么。据说,好像因为分公司直接跟总公司对?#30001;?#38754;排了一个副总下来,希望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吧,我可不想像一些公司职员一样加班到猝死,英年早逝还不是我的定义。

  还好,工作进程还能接受,分公司因为和总公司对接,工作质量和一些福利也提高了,据说这都是那位副总的功劳,可是这都两个星期了,连那位副总的影子都没见到,该不会是个极其猥琐的中年油腻大叔吧,就是工作不好就。。。。。。。。。。。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后边被轻拍了几下,一个高高?#38476;?#30333;净净的斯文青年站在我身后,我看他也就二十五六,比我大不了小不了多少,以为是新来的,就起身拉过他:“你是新来的吗?”那青年笑了笑,我不太理解,他说了一声:“是。”妈呀,声音好好听啊。我连忙晃了晃头,我在想什么呢,随即问他:“你?#38476;?#20844;区在哪,要我带你去吗。”出于老人对新?#35828;?#29031;顾,我可是很善良地不会刁难新人。

  他推了推点?#35828;?#22836;:?#23433;还?#25105;要先去一下副总的本公司办公室。”我也没多想,就有点诧异,副总都没来,去他办公室干什么。到了副总办公室后,他关上门,把百叶窗,拉下来,四处看了看,然后朝椅?#30001;?#19968;坐,还说道:“不错不错,环境还可以。”可不是吗,虽然副总没来,可?#24425;?#22825;天打扫,我赶紧过去对他说:“快起来,这是副总办公室,一会来人就不好了。”

  “哦?没有我的?#24066;?#35841;敢进来。”青年带有玩味的问道。我突然瞥见副总桌?#30001;?#30340;照片,和眼前的青年渐渐重?#24076;?#22825;呀,这就是那大名鼎鼎的副总,傅青?我日!

  傅青望着我笑了笑:“怎么,惊讶么,你以为总经理都是中年油腻大叔,工作不好就骂你扣钱的那种。?#22791;?#38738;就这样望着我,我直到脸红的发烫才回过神来。

  只见傅青拿起?#21482;?#25171;了过去:“我现在要午休,你们就不要来了。”因为据说副总是个工作狂,所以在办公室了装了一个隔音的休息室。我看他要休息了,就开口:“那个,傅总,没事,我就先走啦。”我刚要转身,傅青把我叫住了“诶,等一下。”我问道:“傅总,还有其他的事情吗??#22791;?#38738;翻了翻手中的东西,放下,然后抬起头:“顾方,嗯,长得不错各项也没问题,工作绩点也不错。”我靠,这相亲呢啊。“这么工?#25910;?#20040;少,才2600,财政部干什么用的。”随即拿起?#21482;?#21448;打了出去:“瑾飞,和财政部说一下,有个叫顾方的基本工资再给我加两千。”妈呀,这傅总虽然年轻,?#36824;?#36825;事做的这漂亮,哈哈哈,怎么感觉有一?#30452;?#21253;养的感觉呢,呸呸呸,想什么呢,?#36824;?#30495;那样也不错,傅青?#20154;?#20102;一声,把我打回了先是:“顾方,以后继续努力啊。对了,我要午休了,去把我的床,铺一下,麻烦了。”对我笑了笑,不得不说,这笑还真是让人如沐春风啊,不知不觉就被他的气质吸引了过去,我摇了摇头,打住。走到里室,接着打开床头灯,灯光很柔和正好,?#21592;?#36824;有一个安神用的香熏,味道特别好,一看有钱?#35828;?#24773;调就不一样。

  刚刚铺好,就感觉有脚步声,缓缓地,随即的是关门声。突然后方被紧紧的抱住,然后?#30452;?#36716;了过来“小余,是你吗,你不会再离开我了是不是,是不是。?#22791;?#24635;?我此时大脑一片空白,根?#38745;?#30693;道发生了什么,闻着副总身上淡淡的香味特别舒服又?#30001;?#37027;香熏,我感觉意?#23545;?#26469;越模糊,不行,我用尽全力推开傅青:“傅总,我,我是顾方啊,不是什么小余。?#22791;?#38738;眼神逐渐清明,坐在床上,望着我:“不好意?#21450;。?#20320;看你的背影太像我一个已经逝去的故人了。”我在想能让傅总一个怎么儒雅稳重的人怎么想念的这个人对傅总肯定很重要吧。

  “顾方,你,你能陪我午休吗。”我本来想拒绝来着,傅总突然拉住我,看到傅青那眼含泪光的样子与之前多填了一份柔弱,我叹了一口气‘诶,算了’其实傅总应该是很多?#35828;?#29702;想型吧“你睡里面吧,?#21028;?#25105;不会?#38405;?#20570;什么的,以后我就叫你小方吧,你不介意吧”还是那么温柔,我脱口而出“不介意”我的天呀,我就这么没羞没躁的吗。算了,我转过身背对着他,但是因为床比较小,能感觉到他那的鼻息,很匀称很慢,突然他从背后抱住我,我颤了一下,“傅总”

  谁知道傅总真没睡着,慢慢说道,又像是乞求:“小方,我就抱着不做什么,就抱着,还有你以后私下里就叫我傅青吧。”我嗯了一身,叫了声“傅青?#22791;?#38738;?#19981;?#20102;一声。因为刚刚入秋,衣服还很薄,感受着傅青的体温,真的好舒服,不知不觉?#36864;?#30528;了,隐约记得后?#21271;?#20146;了一下,痒痒的。

  等我,醒来的时候,一看?#21482;?#37117;过了上班时间了,赶紧爬起来。打开内房门出来,看见傅青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谈事情,那男人同样很斯文但是比顾青内敛的儒雅多了一丝外放的气息,“内个,傅总,我上班迟到了,得赶紧过去。”两人见?#39029;?#26469;,停下了交?#28014;?#37027;个男人上下打量了我几下,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傅青站了起来对我说:“小方,过来,这个是叶瑾飞,我的发小兼助理。”把我拉到他?#21592;擼?#25105;有点害羞,伸出手:“叶助理,你,你好。”叶瑾飞伸出手,对我笑了笑,不得不说?#24425;?#29305;?#27599;矗?#21482;是没有傅青那样给我一种特殊的感觉:“你好,你不用拘谨,以后可以叫我叶大哥。”我稍稍放轻松,转身看向傅青:“傅总,我先走了,迟到了。”真是哭笑不得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傅青摸了摸我的头,对,竟然摸了我的头,有点不知所措却觉?#27809;?#19981;错,我是不是要疯了“小方,再瑾飞面前就别拘谨了,直接叫我傅青就可以,还有,你已经被我?#36824;?#26469;当秘书了,可以不?#27809;?#21435;了,过会让瑾飞把你的东西拿过来再叫人在这添个办公桌,以后要更加努力哦。?#34180;班牛?#20613;,傅青”这事,叶瑾飞说道:“那个,顾飞我现在去把你东西拿来,其他的我都和一些主管说过了,以后你就好好?#22791;?#23567;秘书吧,哈哈哈。”我听到‘小秘书’三个字顿时有点脸红,接下来一下午就是各种的熟悉秘书的职务,有点?#20301;?#30340;感觉,我本来就是?#27426;?#36824;比?#21916;?#38169;的小职员,现在变成副总裁秘书,看来要加把劲了,免得有些人说闲?#21834;?#20854;?#24471;?#20070;也不是太忙,就是随时随地跟着老板,至于那个顾瑾飞,说是助理,其实?#32422;?#20063;另有工作,还混的不错,至于是什么傅青没多说,看来我要加油了,心里暗暗的产生了这个念头,嘻嘻,有点害羞。

  现在还没走是因为傅青说今天事少,可以坐他的顺风车,我就答应下来了,不知不觉感觉对这个男人有?#35828;?#22909;感和依赖感,才一天不?#33410;潰?#39038;方,这么羞耻好吗,你矜持一点好不好,哈哈哈。傅青终于结束了,上了他的车,?#30340;諞彩?#31616;约风,让我坐在副驾驶,我看着他的侧脸,越发觉得他?#27599;?#20102;,好感迸发,感觉他就是完美的,不管是做事还是这个人,真的满足了所有?#35828;?#29702;想型……我竟让在这遐想中?#36864;?#30528;了,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36824;?#25402;舒服的,顺着床头的暖光,环?#21448;?#22260;,设计的很好,看着很舒服,这应该就是傅青的房子了吧,我也没多想,感觉?#32422;?#24050;经不知不觉的被?#32422;?#30340;大boss吃死了,诶这年头工作不易啊,?#36824;?#25105;?#21248;?#20026;长?#27809;?#19981;错,嘻嘻,可以出卖色相。我的天呀,我在胡思乱想什么,不行不行,啊~~,顾方你不能这样没操守,你还是个纯洁善良的好青年,起码,起码不能就这样就从来,?#27426;裕?#25105;的天呀,傅青还什么都没说呢,我这么就想这些啊,顾方,你不能这个样子。

  这时我才发现顾青没了,起身逛着这个房子,听见有水声就走了过去。没一会水声就停了,我就静静的站着,浴室门打开,热气从里面冒出来,然后是,是傅青傅大总裁就裹着浴巾就出来了,我就竟然脸红了,谁知不争气的滑了一跤,顺?#32844;?#20182;的浴巾?#35835;?#19979;来,他,他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我有点结?#20572;骸?#20320;,你怎么什么也没穿啊。”他望了望?#32422;?#21448;望了望我,噗呲一笑:“我在我家,为什么不能什么也不穿。”我点头一想:“对啊,你家。”又一想:“不是,我还在你家呢。”他弹了一下我的额头,就像小情侣之间一样:“怎么了,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又不忍?#38476;?#20320;叫醒哪、,只能把你带回来了,再说了都是男人,我有的你没有啊有什么的,还有有你这样和上司说话的吗。”我突然一愣,对哦,他还是我上司呢:“傅青,那,那我回家了,你早点休息吧。?#22791;?#35828;完,傅青竟然就把我扛起来,诶他力气也太大了,还有腹肌,放弃抵抗,他把我放到床上,撑着床在我上面,里的特别近,轻轻的对我说:“这么晚了没车了,你的换洗衣服我准备好了,今天就在这休息吧,床这?#21019;螅?#22815;睡,妈耶,太撩了吧。”我就害羞的答应了,乖乖的洗完澡,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忐忑不安的上了床,一开始还是有点距离的,然后他放下手中的笔记本,一把把我拽过来,我很激动又有点忐忑‘终于来了么,是不是太快了,算了,男人矫情什么,我不是一直都喜欢男人吗,傅青这么?#21028;悖退?#26159;一晚也值了’傅青让我靠在他怀里,轻稳了一下我的额头,并没有其他的举动,还真是温柔啊,幻想一直这样呢,可是,可能吗?“和我在一起吧,小方,虽然我一开?#21450;?#20320;认作小余,可是我现在不会把你当作小余的替代品,你就是你,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深深吸引着我,我?#27426;?#20250;好好的对待你的,就像瑾飞说的那样,我该重新开始了,往前看,不要负重前行,要开开心心的,你明天就搬过?#31383;桑?#20320;住的地方太差了,我要让你做这里的主人,我知道这些太假了,才这么短的时间,那就让我用时间和行动来证明吧,不要拒绝我好吗。”我听?#21734;位埃?#30495;的特别感动,虽然里面有一时冲动和?#25293;?#30340;成分但是这样的真心真情真?#24076;?#25105;真的沦陷了,哪怕昙花一现也好,我都认了,点?#35828;?#22836;。傅青高?#35828;?#25265;住我,感情一下子爆发出来了,那样的炽热如火又是那样的温润如水,他疯狂的吻着我却又不用力怕弄疼我,感受着他的体温我真的沦陷了什么也不管了,抱住他两人交缠在一起,感受着这最原始?#38476;?#24515;里此时只有应该念头“傅青,这辈子,我跟定你了,真正的为你敞开心扉。”

  我微微睁开眼,已经是大白天了,网站身上的痕迹?#36864;?#30171;的身体,苦笑了笑,开了傅青哪方面也挺厉害的吗,好羞耻,看来以后不能多来,会死?#35828;摹?#25745;着身体,没看见人,应该是去公司了,走到厨房,看就保温箱上的贴纸‘我?#35013;?#30340;顾小方傅太太,早饭我已经弄好了,记得吃哦,今天放你一天假,下午会早点回来的,你以前的房子我帮你退了东西估计过会就能送到,爱你的,傅青。”虽然感觉不真实,可是这些都发生了,我很庆幸都是真的,看来得独立喽,老公这么?#21028;悖?#22075;嘻,怕被抢走。拿出早?#20572;?#21703;塞!厨艺也这?#31383;錚?#25105;感觉什么也不用做了,不行,最起码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吧,还有我也有工作啊,可不能就这么被养坏了,这个大猪蹄子坏的很,什么都不让我做,这样就更离不开他了,哼!我就不上当,?#36824;?#24515;里还是很开心的,哈哈哈,你们哪找啊、这样?#38476;。?#22079;嘿,就是被我找到了。

  过了一会,搬家公司就来了,只有必需品,其他的都不要了,刚刚那个傅青抽空打了个电话,说旧的都扔了重买,又?#27809;?#25769;我,看来这是本?#21592;┞读耍?#19981;行,今晚不能让他上床。诶,这是要包养我啊,有钱就是好啊,不行,我要工作,我要体现出我的价值,我可是?#21028;?#21592;工啊。?#36824;?#20170;天还是要休息休息滴,毕竟行动不便,啊!羞耻啊!其实吧,?#32423;道?#19968;下也无可厚非啦,嘻嘻!

  下午,他真的很早就回来了,据他说不忙,哈哈,管他呢,我还没算账呢,个我弄得行动不便,?#36824;?#30475;在他主动认错的份上,“傅太太,我错了,我以后?#27426;?#28201;柔,原谅我吧。”看着他单膝跪地的份上,影响到这么好的男人是我的,我哪敢怪他啊,?#36824;?#21602;下马威还是要给的:“以后不许再这样了,这次就原谅你了。”其实我怀疑他以前的斯文儒雅都是装出来的,和我在一起以后,画风越发奇怪,?#36824;?#19968;想到只和我在一起这样就打心底里高兴。他竟然还会点药理,哪里上?#35828;?#33647;膏还细心?#38476;?#25105;按了摩,真舒服啊,瞬间好了不少。晚上他开着车,带我去兜风,说实话,来台北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好好的看看这个城市,关键是,哈哈哈吃了好多好吃的,对我这个吃货真的是太友好了。

  回来之后,帮我洗了澡,哈哈羞涩。然后他就抱着我,老老实实的,我,就躺在他怀里,哈哈哈好!舒!服!“方,我?#27426;?#20250;娶你的,八抬大轿好不好,哈哈哈”我白了傅青一眼“好啊,?#36824;?#20320;得一个人抬轿子。?#22791;?#38738;低头吻了我一下“好啊,十六抬的大轿我也得抬啊”我回了一声,就犯困了,迷迷糊糊睡着了。

  “顾方,顾方,上班迟到啦。”我睁开眼,?#29677;牛?#20613;青?#20445;?#25105;叫了一声,可是眼前的傅青有点疑惑:“你叫我的名字?”我更懵了,心里有点慌,再一看四周,傅青办公室的休息室,难道之前的都是一个梦吗,顿时心里无比的失落感喷涌而出,无力的回应着:“傅总,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34180;?#27809;事,应该我说声抱?#31119;?#25226;你当成故人还让你作出这?#36136;?#24773;?#22791;?#38738;面带一丝?#25954;猓?#34429;然依旧那么儒雅那么斯文,可是好冷,感觉距离我好远好远,那真的是梦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醒过来,心好痛,我已经快疯了,无意识的抓着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醒过来。”渐渐地意?#23545;?#26469;越模糊,只记得他扶着我,我倒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很无力很虚弱,周围好多人,眼睛渐渐地清晰了,是他,是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容“这是,医院?”我吐出几个字,这是医生来了,傅青忙让位置给医生,“别动,让医生好好检查一下”是的,又是那种声音,温柔如清风,在各种检查之下,我被判定可以转移到普通病房,我看着他,他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我真的想赶紧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余,太好了,你终于醒了。?#22791;?#38738;很激动,笑着又眼含泪光,是的这是那种眼神,他爱我,不会假的,可是,“小余?”我开口问?#21496;?#20182;连忙回应我:“是的,小余,方余,我?#38476;?#20154;,我们已经领了证。”我头很痛却又撑住,不停的回想,是的,方余,原来真的是梦,?#36824;?#26159;让我真正醒来的梦。我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傅青,我不会在抛下你了,你也不要抛下我,好不好。?#22791;?#38738;摸了摸我的头:?#21543;倒希?#24590;么会呢,我永远永远不会抛下你的。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每天等你醒来,终于等到了。我会用我的余生,好好?#38476;?#20320;的。”我要哭了,但是却因缺水没有眼泪,点?#35828;?#22836;,又望了望身后的叶瑾飞:“瑾飞,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一直照顾着傅青。?#34180;?#25105;们三人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别说这些有的没的的,等你好了在再好好的请客谢我吧,哈哈哈。”我点?#35828;?#22836;。

  我望了望傅青,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笑了笑:“怎么,怕我会死啊,那你以后就要对我好好的哦,要不然,不理你了。?#22791;?#38738;忙点头:“肯定肯定,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半步”后面下来,就是我?#36864;?#35828;的做梦的事了,出院之后他带我去找了一个心里医生的朋友“你这个是很强的求生欲导致你做了二重梦境也正是这样,你的梦境一旦破碎就会醒过来,至于你的求生欲是什么,只有你?#32422;?#30693;道。”

  回到家,傅青把我扶到阳台的椅?#30001;?#22352;着,他蹲下来抓着我的手,抬头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仿佛我是那颗最亮的星星,还是那个他。我被他看的?#30001;?#20170;天阳光确实不错,脸微微有些发烫:“你不要再这样看着我啦,我的脸都快被你看的烧起来了。?#34180;?#23601;看,我要好?#27599;?#30475;我的小余,可不能再让他受伤害,我心疼。”这人现在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怪好听的,嘻嘻,要脸。“对了,你的求生欲是什?#31383;。?#25105;很好奇呢。?#22791;?#38738;起身反抱住我让我坐他腿上,我也不矫情,老公的腿我不坐谁坐,我?#23460;?#25481;他胃口:“这个嘛,你说呢。”他这个人,就是性子?#20445;?#31361;然亲过来,?#23478;?#24971;死了,“你干嘛,谋生啊,我可是个病人。”我那是害羞,没生气。他笑了笑,好不要脸:“亲不死,你要是再不告诉我,我就从阳台亲到厨房再亲到卧室。”好吧,怕了你了,我认真的对他说:“?#20197;?#26790;里爱上了你,所以,我的求生欲,是爱,是对傅青?#38476;?#25105;爱你。?#22791;?#38738;望着我,摸了摸我的脸,轻轻地,好舒服:“我也爱你,方余,你?#24425;?#25105;的求生欲。”说着一下子把我抱起来,一路从阳台亲到卧室,慢慢?#38476;?#25105;放到床上“余,我会我温柔一点的。”前戏省?#28020;班舿,啊~……”虽然他极尽的温柔一开始还是有点痛,?#36824;?#26356;多的是身体和心灵上的交融,这是爱,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都在附和着对方的频率,爱的频?#30465;!班舿~,啊~,小余,额~,我,我爱你。”我伸手擦了?#20102;?#22836;上的汗?#29677;舿~,傅青,嗯~~啊~~,我也,爱你,嗯啊~~,这辈子,我,跟定你了”

  完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25913;?/a>
<code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code>
<rt id="acy6y"><wbr id="acy6y"></wbr></rt>
<tr id="acy6y"></tr>
<rt id="acy6y"></rt><acronym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acronym>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