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code>
<rt id="acy6y"><wbr id="acy6y"></wbr></rt>
<tr id="acy6y"></tr>
<rt id="acy6y"></rt><acronym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acronym>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迷罪的甜典

第九章,我?#24425;?#30334;爪挠心

迷罪的甜典 西蒙落雨 2026 2019-02-20 12:34:14

  3

  对于这种选举方法陈子蒙非常满意,他笑的热情而真挚。但是又说必须杜绝营私舞弊,避免一言堂领导说了算的事件发生,选出的先进典型必须要大家心服口服。他特别指出:在今后的会计、计划业务上,如果再发生像陆鸣那样的事件,你白柳春不会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35828;?#20320;的支部书记和主任,我也不会保住我行长的职位。你应该知道你的重点放在什么地方。他让白柳春通知陆鸣:到我的办公室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谈。

  回到他办公室的陈子蒙,看到陆鸣坐在沙发上睡觉的状态尽不住摇头,心想,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早就?#20154;?#35848;话的陆鸣也许是时间太长的原因,还是其它什么,坐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突然一声门响,才从梦境中醒来,睁眼一看是行长陈子蒙,己经坐在他的老板椅上,他尴尬地啊了一声,急忙站起来向行长道歉,却被走过去的陈子蒙一双热情的?#32844;?#22312;沙发椅上。面对这样一双手陆鸣急扬着头,他感到温暖更感到亲?#23567;?#20294;是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从出了那当子事之后,他的心像被人推进冰封雪冻的监狱,大厅里?#27426;?#23545;眼珠就像一块块冰始终包围他囚禁他。今天在领导面前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而?#19968;?#26159;行长陈子蒙,禁不住有点受宠若惊,他向行长道歉:对不起,请行长原谅,我来时您不在……您有事就跟我说吧,大厅里正是忙的时候。

  但是陈子蒙不想在陆鸣面前再谈过去的事,钱行长的内部消化,使他得到了新生,而陈子蒙自己他以一级行处名列全市第一,10万元的奖励更使他刻骨铭心,他说:“工业信贷科长张胜利已经辞职,那里的空位置由你添补。你现在就去任他的职务。而且是正科级。”

  “这……”陆鸣一听惊愕地跳起来,向天上掉下大雹子砸在他头上,又腾的一声坐下,不知是死了还是被陈子蒙的冰雹砸蒙了,挺着脖梗子瞪着眼珠子再也没有声音,好像不醒人事了,幸亏是坐在椅?#30001;稀?#32780;陈子蒙并没发觉他的话有多么惊人,即不是惊涛又不是骇浪,像这样喜不胜收的事无论落在谁的头上,都会像喝了酒的醉汉,欣喜若狂地庆贺一番。可是眼前的陆鸣却没有点滴的庆贺之意,却像打了麻醉针似的有点不醒人事了。等陆鸣醒悟过来之后,陈子蒙没问他怎么了,直接问他有什么感想?醒悟的陆鸣像打了一针强心剂,顿时浑然卯脑海焕然一新,这回可没想他的前科,脑海里理智丛生,不想过去只想现在。他在想从大学里“镀金”之后,就有过对他的任命,他没去,因为他不想一步登天,也不是登天的那块料,现在感到如此的突然,是因为什么?他还是想到他是那个支票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他看着陈子蒙心里说:我是个罪犯。陈子蒙?#30340;?#26089;就脱离了?#31449;場?#38470;鸣问:是谁把我救出来的?我想解开这个谜。陈子蒙说:是行长钱坤,把你从死亡的深渊里打捞上来,他把打捞二字说的很重,因为你是陆功勋的儿子,现在是?#20013;小?#25903;行的先进典型。陆鸣问我有这么重要吗?比我好的人有的是。陈子蒙说:你太重要了,你干的事惊动了市委、总?#23567;⒎中校?#27491;因为有了你这种事件,才击中了银行的心脏,我和钱行长才不得不把你保护起来,进?#24515;?#37096;消化。陆鸣说是你救了我。陈子蒙说:救了你就等于救了?#24425;?#25903;行和京都?#20013;小?#38470;鸣问:让我任工业信贷科长,是要我带罪立功吧?

  两个人的内心独白就到此为止了,而?#24050;?#30555;都瞪的大大的,似乎都看透了对方。陈子蒙不想把钱坤行长的指示在这位罪人面前说的更详尽。现在无论是对陆鸣还是他陈子蒙,还是糊涂点好。陈子蒙看到陆鸣不想谈对他工作调动的原因,也不表示感激之情,好像一切都是那么平常,又是那么不可?#23478;欏?p>  “恭贺你的荣升。”陈子蒙还是以抬举者的身份向他祝贺,因为他需要这种气氛,这不仅是行长的职责,?#24425;?#23545;他的鼓励,所有的成绩还是要向后看的。

  对陈子蒙的激励之言陆鸣也有所表示,他说:“事情来的太突然了,当时我的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的时候,突然重重地甩上一个黑而大的墨点,说的磕碜点儿,像法院审判长的惊堂木,对我来说不仅是个突然,更觉得不可信,希望陈行长给予理解,请接受?#20197;?#24050;迟到的?#34892;弧?#24744;对我要接任的科长一职还有什么指示吗?”陈子蒙说:“你学的都是书本上的知识,首先要?#31169;?#20449;贷员们的工作情况,包括他们的家庭,每个人分管的工厂,公司都很多,尤其是重点工厂,大的集团公司,比方说华顿。石油、化工、彩电、通讯、网络、硅谷等信息产业。你跟副科长毕?#23478;?#24456;好的合作,她是个老科长,但是年龄不饶人,又是位女同?#23613;?#20294;她经验丰富,?#38405;切?#37325;要的大公司掌握的也比较透。不过我要着重提的是赵丰年,他是位不愿意当官的老信贷?#20445;?#20160;么事情只要交给他保证让你满意,张胜利的问题就是他查出来的,这是他工作中的副产品。但是没想到事件这样的触目惊人!说心里话,这样的副产品还是少点好。那些惊人之举实在不得人心!”他接着谈了陆鸣很想知道的问题,像侦探在暗查敌情。

  陈子蒙把陆鸣领到工业信贷科,向毕兰做?#31169;?#32461;,又向所?#34892;?#36151;员宣布了任命,一直盘旋在工业信贷科天上的云团在信贷员们推想和猜测中今天算?#30634;?#20102;。第一个鼓掌欢迎的是毕兰,可是手拍了两下转身走了。柯文燕心不在焉地看着报纸。赵丰年一直端详陆鸣的那张脸和眼睛,总觉?#33945;?#31070;鬼鬼得像个无底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23588;?#20070;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code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code>
<rt id="acy6y"><wbr id="acy6y"></wbr></rt>
<tr id="acy6y"></tr>
<rt id="acy6y"></rt><acronym id="acy6y"><option id="acy6y"></option></acronym>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